Padishah

电缆哼唱着一支没有祖国的民歌。

    骁勇将军又一次凯旋归京。看着阵仗比当今圣上还要大的将军,人人都道这朝廷恐怕要变天了。

    皇帝传召,将军不屑的进了宫,心中思考着皇会是个什么意图。

    谁知只是简单一次晚宴。桌上皇上亲自为将军夹菜,嘴角带笑。

    皇上的温柔就像是一潭深池,把在池边观望的将军,慢慢的、慢慢的拉下了池底。往日骄傲的将军被幸福冲昏了头,甘愿匍匐人下。

    直到某天将军的羽翼被连根拔起,诛了九族——

    “来人,把骁勇将军打入天牢。“说话之人,眼中无悲无喜。

     将军总归是那个骄傲的将军,看着龙袍加身的那人——曾经是他最亲密的枕边人,笑的讽刺:“皇上,您真真是煞费苦心,微臣拜服。“

     旦日,小太监低着头惶恐的向禀报:“皇上,骁勇将军...自尽了。”

     皇帝一顿,好半天都无法开口,勉强挥手让小太监退下。

     骁勇将军被风光大葬,天下都称圣上仁厚。

     只有那小太监知道,每每夜间,皇上总是站在窗前,看着骁勇将军墓碑的方向,颈肩颤抖。

评论
热度(1)

© Padishah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