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adishah

电缆哼唱着一支没有祖国的民歌。

“我在刚果哦,草原很美,我知道你最喜欢在这种地方摄影了。”闷热的屋子里,钢笔在信纸上连出笔画。

“我在柏林啊,黑森林蛋糕这么甜的东西也就你喜欢了。”干净的甜品店里,他吃着黑森林,略皱着眉头在明信片背后写下感想。

“我在维拉克鲁斯。”

“我在悉尼。”

“我在莫斯科。”

...

     墓前有一摞整理好的信,最后一封上只有一句话“我去过了你想去的所有城市,现在,我来陪你了。”

墓碑上,男人的照片目光缱绻,笑的温柔。

评论(4)
热度(3)

© Padishah | Powered by LOFTER